金庸逝世:笑傲江湖成絕響 人間再無俠客行

云南信息報 2018-10-31 00:55

2018年10月30日下午,武俠小說泰斗金庸逝世,享年94歲。

金庸,自還珠樓主以下,名頭最盛、享譽最長,橫掃華人世界的武俠作家。他以汪洋恣肆的想象力,十余年間寫下15部作品。金庸筆下的故事,讓我們無限接近屬于自己的武俠英雄夢。

《倚天屠龍記》《射雕英雄傳》《天龍八部》……這些讓我們耳熟能詳的作品一直都是經典中的經典。從書本走上電視熒屏,這些故事伴隨著無數人的青春記憶。一讀金庸深似海,從此江湖是夢鄉。高曉松說:“如果沒有金庸,我們的少年時代該會是多么倉皇!”

有人說江湖是快意情仇的決絕,而在金庸的江湖里,除了兒女之情,還有正義和家國的情懷。

“飛雪連天射白鹿,笑書神俠倚碧鴛。”這是他留給時代最好的禮物。

眨眼時間,楊過找到了小龍女,郭襄創造了峨嵋派,一代大俠蕭峰自盡于雁門關外,程靈素將命一口口渡給胡斐,令狐沖和東方不敗的愛恨也消失在江湖。

金庸曾說:“寫這種小說,自己當作一種娛樂,自娛之余,復以娛人。”

但也是在他手上,武俠才真正成了中國通俗小說的大類別。

他賦予每一部武俠生命,顛覆傳統武俠的走向,在這個世界上創造了傳奇,也讓我們看到了刀光劍影的江湖和21世紀如出一轍,武俠里也有時代變遷的影子。

他留給了一個時代太多的記憶,卻如他生前所言“大鬧一場,悄然離去”。

此生

“大鬧一場,悄然離去”

有人曾經問金庸:“人生應如何度過?”老先生答:“大鬧一場,悄然離去。”

金庸祖上是名門望族,不但善于經商,而且出了很多學識淵博的后人。雖然在查良鏞出生時家道已經有些衰落,但依然有良田三千畝。男孩子都淘氣,但他不同。家里藏書多,他便整天泡在藏書堆里,讀得廢寢忘食。但他雖愛書成癡卻并不呆板,相反,他還頗有做生意的天賦。其實要論他真正的處女作,并不是武俠小說《書劍恩仇錄》,而是一本叫作《給初中投考者》的試題精編,由查良鏞和其他兩位同學根據所考的內容自己出題編寫。這本試題精編類書籍暢銷幾省,賺到的第一桶金就足夠把他供到大學。那時他只有十五歲。所以有人說,金庸是最會賺錢的文人俠客,而看起來溫和寬厚的金庸,年少時性格也有十分狷狂的一面。

在上學時,因不滿學校的某些行為,他寫文諷刺過訓導主任,也在大學時與訓導長爭辯過,結果便是遭遇了兩次被學校開除的命運。

在重慶上大學時候,查良鏞曾經夢想當一個外交官。命運有時說來也奇怪,查良鏞雖然一生都未實現他的外交官理想,但他后來也說:“雖然沒有成為一名外交官,但我并不后悔。我自由散漫的性格確實不適合做這個職業。外交官的規矩太多,說不定做到一周我就被開除了。”

于是命運把他帶進了人生的另一個方向。1946年秋天,查良鏞憑借自己的才華被千里挑一,進入上海《大公報》,正式步入了報人生涯。

1948年,《大公報》香港版復刊,查良鏞被派到香港工作,這也成為他一生中最重要的轉折。那時在香港工作并不是一個好差事。跟現在的國際化大都市來比,那時的香港比上海要差得多。但香港在發展,查良鏞作為報人、作為金庸的人生也在一步步走上正軌。

1950年,《大公報》旗下《新晚報》創刊,查良鏞被調到《新晚報》,做了副刊編輯。

當時《新晚報》總編輯羅孚注意到,比武擂臺會受到很多人的關注。于是靈機一動,決定邀請編輯陳文統在報刊上連載武俠小說。小說連載后引起轟動,自此打開了新派武俠小說的大門。

這部小說叫做《龍虎斗京華》,陳文統給自己起了個筆名,叫“梁羽生”。

1955年2月初,梁羽生的《草莽龍蛇傳》快連載完了,但他還沒有想好下一部寫什么。

羅孚便只好找到另一個武俠迷查良鏞:“梁羽生顧不上了,只有你上了。”

于是查良鏞的武俠處女作《書劍恩仇錄》問世,反響甚至超過了梁羽生。他將名字最后一字一分為二,署名“金庸”。世間從此有了金庸大俠。

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后,香港的政治風氣比較復雜。走到哪里,都是一片說謊聲。金庸忍不住了:“我必須發聲。”于是,他找到昔日同學沈寶新,兩人一起出資,創辦了《明報》。

辦《明報》要十萬塊,金庸自己就出了八萬。他將自己寫小說和稿子賺的錢全部投了進去。 他每天一篇的社論,在眾多報紙中獨樹一幟。當時金庸一邊寫小說,一邊寫社評,小說要寫八九百字,社評要寫一千多字。還要隨時關注國際時訊,精力消耗很大。

每天一睜眼,就有兩千字的稿子等著他。晚飯都不吃,要寫好社評才能坐下來安心吃飯。社評寫完的時候,也就到了報紙要發的時候。時常看到金庸在邊上寫,排字工就站在旁邊等著他。

金庸一直持續地為正義發聲,也將家國天下的主題融入進小說中,于是便有了《神雕俠侶》《飛狐外傳》《倚天屠龍記》《笑傲江湖》《鹿鼎記》等武俠小說。“為國為民,俠之大者”可謂是金庸的真實寫照。

二十世紀七十年代,輿論風氣歸于平靜。1972年,金庸宣布封筆:“如果沒有什么意外,《鹿鼎記》是我最后的一部武俠小說了。”

金庸一生經歷極其豐富,獲頒榮銜甚多,他是著名的武俠小說家、是一代杰出報人、是學者、是華人文化界的重要的人物之一等等,見證了上世紀中國無數重大歷史事件。

1972年,金庸封筆;1989年,《明報》創刊三十周年的日子,金庸卸任社長職務;上世紀90年代,金庸將《明報》集團賣給商人,退出商界;2007年,金庸辭去浙江大學人文學院院長職務……

在完成了一次次謝幕后,2018年10月30日,金庸逝去。

這次,他真的退出江湖了。正如他生前所說的,“大鬧一場,悄然離去”。

經歷原名查良鏞,1924年3月10日生于浙江省海寧市,1948年移居香港。

1944年考入重慶中央政治大學外交系,1948年畢業于上海東吳大學法學院。

1946年秋,金庸進入上海《大公報》任國際電訊翻譯。

1948年與杜治芬結婚,后離婚,1953年再娶第二任妻子朱玫,生二子二女。

1952年調入《新晚報》編輯副刊,并寫出《絕代佳人》《蘭花花》等電影劇本。

1955年在《大公報》與梁羽生、陳凡(百劍堂主)開設《三劍樓隨筆》,成為專欄作家,并在同年首次以“金庸”為筆名創作首部武俠小說《書劍恩仇錄》。

1956年在《香港商報》全年連載《碧血劍》。

1957年進入長城電影公司,專職為編劇,寫過《絕代佳人》《蘭花花》等劇本。

1959年金庸等人于香港創辦《明報》,同年在自辦的《明報》上連載《神雕俠侶》。

1972年宣布封筆,退出俠壇,之后對其以往的武俠作品開始修訂工作。

1976年金庸與朱玫感情破裂,主動提出離婚,并娶年輕二十九年的林樂怡為妻。

1995年擔任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委會委員。

2000年獲香港政府頒發大紫荊勛章。

2004年獲法國文化部法國藝術及文學司令勛銜。

2009年9月,被聘為中國作協第七屆全國委員會名譽副主席,同年榮獲2008影響世界華人終身成就獎。

2010年,英國劍橋大學授予金庸榮譽院士和哲學博士學位 。

2014年3月10日是金庸的九十大壽,于是各個領域紛紛為金庸先生慶生,有武俠迷手抄840萬字賀壽。

2016年,當選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第十屆榮譽委員。

2018年10月30日,金庸在香港逝世,享年94歲。

影響

“有華人的地方

就有金庸的武俠”

金庸的武俠小說,予國人的,遠不止一代代人昔年的武俠夢。

他重新塑造了傳統。人們心目中少林寺的歷史,是金庸虛構的。每一個“道家名山”上,都會有張三豐的“故居”,而人們對張三豐的認識,本質上來源于金庸的《倚天屠龍記》。

他重新“發明”武術。盡管在金庸之前,現代武俠小說也有幾十年的歷史,但是只有到金庸這里,才有“降龍十八掌”“獨孤九劍”“辟邪劍譜”,他的一招一式,看上去都有明確的出處和來歷,是對中華傳統經典的再創造。

他是真正的國民作家。他塑造的人物,濃縮了中國人的精神,他為整個華人世界注入了某種共同精神。金庸不僅是一個體系,也是一種獨特的“語言”,我們可以憑借金庸進行交流,走進彼此的內心世界。兩個爭執不下的朋友,可能因為金庸小說中的一個人物而把盞言歡。

此外,多年來,影視圈怎么拍怎么改編都不膩的,大概就數金庸了。

《射雕英雄傳》《倚天屠龍記》《神雕俠侶》……不管你是哪個時代的人,總有一版金庸劇為你而打造;就算是不同時代的明星,也會在不斷翻拍的金庸劇里找到自己與自己的交集。他的影響橫掃了華人世界,達到了“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武俠”這樣一個境界。

作品

金庸的全部武俠小說,共15部

飛—《飛狐外傳》(1960—1961年)

雪—《雪山飛狐》(1959年)

連—《連城訣》(1963年) (又名《素心劍》)

天—《天龍八部》(1963—1966年)

射—《射雕英雄傳》(1957—1959年)

白—《白馬嘯西風》(1961年)——附在《雪山飛狐》之后的中篇小說

鹿—《鹿鼎記》(1969—1972年)

笑—《笑傲江湖》(1967年)

書—《書劍恩仇錄》(1955年)

神—《神雕俠侶》(1959—1961年)

俠—《俠客行》(1965年)

倚—《倚天屠龍記》(1961年)

碧—《碧血劍》(1956年)

鴛—《鴛鴦刀》(1961年)——附在《雪山飛狐》之后的中篇小說

《越女劍》(1970年)——附在《俠客行》之后的短篇小說

社交

與鄧小平

互為“鐵粉”

鄧小平是金庸的武俠小說在中國內地最早的讀者之一。當金庸小說在內地尚為禁書之時,1973年3月,恢復工作的鄧小平從江西返回北京后不久,就托人從境外買了一套金庸小說,并且對其愛不釋手。

鄧小平習慣利用中午和晚上睡前的半小時看金庸的武俠小說,即使是出差到外地,他也會帶上武俠小說。他睡前愛看武俠小說,是貪它不用動腦筋,看得輕松、不累,看著看著就睡著了。

金庸的《明報》在20世紀六七十年代是以反“文革”而著稱的。鄧小平被打倒,金庸在《明報》上撰文為他打抱不平。復出的鄧小平主張搞經濟建設,金庸在《明報》上撰文,認為“鄧小平有魄力,有遠見,在中國推行改革開放路線,推翻了以前不合理的制度,令人佩服。真正的英雄,不僅取決于他打下多少江山,還要看他能不能為百姓帶來幸福。”因此,在中共領導人中,他最想見的就是鄧小平。

鄧小平對于金庸《明報》的社論,是知道的。1981年6月27日閉幕的十一屆六中全會上,通過了《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》,黨的中心工作已調整到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上來了,和平統一祖國也成了正式議題。鄧小平決定通過金庸向海內外傳遞中央新的對臺工作思路。

為何一定要通過金庸?鄧小平認為:金庸具有深厚的國學功底,在華人世界有號召力。

1981年7月18日上午,鄧小平以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身份會見了金庸。當晚,中央電視臺在《新聞聯播》中播放了鄧小平與金庸會談的消息,港澳及世界各地的新聞媒介紛紛予以報道,轟動一時。當年9月,《明報月刊》同時發表了金庸和鄧小平談話記錄及《中國之旅:查良鏞先生訪問記》,此書出版后,一時間洛陽紙貴,出版3天后就告罄,連續加印了兩次。也就是在鄧小平會見金庸后不久,金庸小說在內地“開禁”,并很快成為暢銷書。

作品金句

字字千金,快意恩仇

俠之大者,為國為民。

——《神雕俠侶》

紅顏彈指老,剎那芳華。

——《天龍八部》

欲練神功,引刀自宮。

——《笑傲江湖》

以彼之道,還施彼身。

——《天龍八部》

他強由他強,清風拂山崗;他橫由他橫,明月照大江。

——《倚天屠龍記》

慧極必傷,情深不壽,強極則辱,謙謙君子,溫潤如玉。

——《書劍恩仇錄》

做人要能瞎蒙,就瞎蒙,生活盡量放輕松。

——《鹿鼎記》

你有苦說不出,那才是真的苦!

——《天龍八部》

天地四方為江湖,世人聰明反糊涂。名利場上風浪起,贏到頭來卻是輸。

——《俠客行》

情不知所起,一往情深;恨不知所終,一笑而泯。

——《笑傲江湖》

真正的人,真正的事,往往不及心中所想的那么好。——《倚天屠龍記》

追思愿彼岸仍有黑白緣分 閑敲棋子快意江湖。

——聶衛平

天下無雙,不朽若夢,金庸笑傲,武俠巔峰。

——溫瑞安

先生不會走遠,武俠永存世間!痛不能當!

——張紀中

他的離世絕對是武俠世界的一個大損失。

——劉德華

先生登仙而去。

——周迅

聽到金庸先生去世的消息,我非常難過。 他的小說《鹿鼎記》帶給我許多快樂。幾個月前我才讀到它。我希望我能見到他。他為這么多代人帶來了如此多快樂。我是他的忠實粉絲。 我想向他的家人表示衷心的哀悼。愿他安息。 愛和尊重。 阿米爾。

——阿米爾汗

面對死亡,大俠小俠,巨人常人,都一樣。

——馬家輝


武俠小說泰斗, 金庸逝世, 享年94歲
2016 云南信息報社 滇ICP備16005421號 滇公網安備 53011202000313號 本網站要求IE10及以上版本瀏覽器,推薦使用谷歌、火狐瀏覽器。手機瀏覽效果最佳。
不良信息報警 云南網監 網上維權 云南網監ICP備案
买足球哪个app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