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知天命,便已謝幕 “我是主持人李詠,下期節目再見!”

云南信息報 2018-10-30 00:02

10月29日一早,隨著哈文的微博,主持人李詠去世的消息突然刷屏。擁擠的早高峰地鐵上,人們拿著手機談論,“真的假的?”“啊,才50歲。”在這個早晨,瑣碎的信息指向同一個人——那個卷發、扔手卡的國民主持人。

李詠患病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,直到葬禮已經結束之后的昨天,外界都不清楚李詠到底患了什么癌癥。

也是在這一天,大家才意識到,李詠留給自己的印象永遠是那個燦爛的、開心的笑臉,只知道他與哈文常常飛到美國陪伴女兒,但是關于治療、關于病痛,大家知道得太少了。

有媒體聯系到哈文,得知李詠臨終最后一句話:“沒有遺憾,只有不舍。”當他同時代的主持人們以創業者、投資人、網綜嘉賓、輿論主角等各種方式活躍在網絡上時,李詠,這個曾經他們中最活躍、最高調的一位,默默退出了舞臺。

留卷發似“瘋癲”的國民主持人

這個一頭卷發,被網友戲稱“馬臉”的幽默主持人,陪伴了一代90后的童年。

1968年5月3日出生于新疆烏魯木齊的李詠,畢業于中國傳媒大學。1991年,在大學快畢業時,李詠因成績優秀,被學校推薦進入央視面試,但他說,自己當時并沒有任何信心,“就我那長相……央視能看上我嗎?”

結果,因為在面試時反應機敏,當年央視唯一的一個播音員名額就歸了李詠。

1998年11月22日,益智游戲節目《幸運52》正式開播,李詠穿著花襯衫、尖頭皮鞋,帶著標志性的手勢走上央視舞臺。這個一頭卷發的主持人對著鏡頭揮拳頭、比手勢,穿著大紅大綠還bingling bingling的西裝,讓觀眾們知道,原來央視的主持人也可以這樣。

他曾有一句名言,“我就是央視的娛樂底線。”

這些不同于央視傳統的主持風格,起初讓李詠備受爭議。有人認為,李詠打破了主持人的規范,在《幸運52》里衣著夸張,過于張揚高調,甚至被人叫做“電視痞子”。

對此,李詠并不生氣。他說,“痞子”不等同于“流氓”,他有自己的堅持和想法。

《幸運52》里,李詠有一個標志性動作是扔手卡,伴隨著有節奏的音樂配合,這個姿勢成了他的標志動作。有人開玩笑說:綜藝天王是何炅,愛扔手卡是李詠。

節目中,李詠的另一個標志性動作是砸金蛋。每周五晚19時30分,許多家庭都會齊坐在電視機前,看這個一臉壞笑主持人詢問幸運觀眾:“你選金蛋還是銀蛋?”

2008年,《幸運52》退出了央視平臺。對這十年的工作,李詠對自己的評價是,“從節目誕生第一天起,到最后退出,整整十年,我可以頂天立地地講,除了設備出問題,我個人沒有出過問題。”

“我是有情懷的,雖然情懷不大”

歡樂終有散場時。在舞臺上一次次壞笑著讓觀眾做出選擇的李詠,在央視工作了15年后,也做出了自己的選擇。2013年,主持過《幸運52》《非常6+1》《詠樂會》等節目的李詠從央視辭職。

2013年3月20日,李詠的人事檔案正式從中央電視臺轉入中國傳媒大學,同年5月成立了“李詠工作室”。

和李詠一樣,2013年前后有一大批主持人都離開了央視,比如郎永淳、劉建宏、趙普、張泉靈,這些人中,不少都加入了創業大軍。

和他們不一樣,從央視出走之后,李詠依然活躍在主持一線。2016年,李詠主持了《中國好聲音第五季》;2017年12月2日,李詠與謝楠、雅琴一同主持《2018愛奇藝尖叫之夜》,這是他最后一次以主持人的身份出現在媒體上。

不斷有老同事離開體制,離開主持,鉆進了別的行業。看到這些,李詠也問過自己,是不是自己也可以試試?自己留在主持行業,是真的很熱愛這個事業嗎?看到丈夫的猶豫,哈文的回應是:“你除了這個什么也干不了啊。”

李詠釋然了。“我就不是(創業)那塊料。我愛鉆牛角尖,不擅長做領導。”李詠不糾結了,心態調整得也不錯。2016年在接受媒體采訪時,他時不時插科打諢說著類似這樣的梗:“有人說我‘這人現在臉也不是很長了,腿也直了’,我覺得是不是16∶9的電視顯的啊?”李詠笑笑,“其實還是心態好了吧。”不過,好心態的李詠依然執著地認為,對于自己干了十幾年的主持工作,“我是有情懷的,雖然我情懷不大。”

“紅塵漫一路行,不帶行李只帶好奇”

舞臺之外,李詠是個非常眷戀家庭的人。

在李詠的自傳《詠遠有李》開篇寫道:“比誰都大的就是我們家的“老大”——我女兒,另一個“老大”——我老婆,然后還有我的親人,家庭是大事。”

家庭中溫情的片段與趣事,在李詠的自傳中處處可見。李詠曾在書中寫道,因為擔心兩人的“二人世界”被打擾,所以他們結婚十余年一直未要孩子,直到有一天覺得家里有些冷清。

妻子哈文懷孕以后,李詠每天都認真記錄日志,絮叨自己作為準爸爸的心情。一開始,兩個人以為懷的是個男孩,后來有一天,兩人到醫院檢查,發現肚子里是個女孩兒,李詠頓時傻了眼。

某天深夜,李詠忽然打開燈,對哈文說:“老婆,你看著我,看著我的臉。你說就我這張臉,扎倆小辮兒,那得什么樣兒啊?閨女長大了還不怨我一輩子?”

現在,李詠總算放下了心,女兒法圖麥早已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,夫妻倆常常在微博上曬出一家人的合照。

不止是生日,情人節、結婚紀念日,每個特殊的日子,都能在兩人的微博里尋覓到用心的痕跡。2015年3月11日,哈文曾發微博說,“再堅持兩年,我就銀婚了,@李詠加油哦。”李詠轉發留言寫道,“好滴呀,趁天光話風月,紅塵漫一路行,不帶行李只帶好奇。”

今年4月13日是哈文49歲生日。當天,哈文發了一條微博稱“左擁右抱,祝自己生日快樂”,配圖里,有一家三口的合照。圖片中,李詠剪去了一頭卷發,清爽的短發看起來很精神,評論中還有人夸贊他“皮衣雅痞潮男”“被發型耽誤的偶像”。

按照時間推算,那時正是李詠在美國治療癌癥的時刻。因為夫妻倆一直未對外公開病情,被媒體拍到常在美國后,李詠被懷疑已移民美國,引來網絡爭議。對此,哈文僅在微博網友疑問“移民了嗎?”中回復“木有”。

 微博不僅記錄了一家人的幸福時刻、爭議時分,也記錄下了李詠離開時刻親朋好友的悲痛與眷戀。

1968年出生的李詠,今年50歲,剛好在知天命的時候離開。為李詠寫了十年的主持詞的央視《國家寶藏》制片人、總導演于蕾,昨日上午發微博稱,“從沒想過告別竟是如此突兀的一個結尾,愿天堂里從此多了一個亦莊亦諧的聲音:我是主持人李詠,下期節目再見!”

惟余追憶

他對別人的那種關照和內心的敏感,其實并不像他外表看上去那么大大咧咧的。

——主持人董卿印象最深刻的是,一次與李詠共同主持的元宵晚會,那天,她穿著特別細的高跟鞋,走到臺中時,鞋跟卡在了舞臺的縫隙里。她一邊說話一邊使勁拔鞋,屢次失敗后,已經做好了光腳下臺的準備。沒想到大家說完向右轉準備下臺時,李詠用董卿都沒反應過來的速度,蹲下身,幫她把鞋跟拔了出來

 他屬于一個會自帶光芒的人,好像因為很早就成名了,大家都認識他是央視的名嘴,所以他有與生俱來的那種自信、那種光芒,和給所有人帶來溫暖的習慣。

——與李詠合作過《熟悉的味道》的浙江衛視主持人羅希說,李詠是一個在鏡頭開機和沒有開機的時候沒有任何差別的一個人,這種真實、從容,對一個主持人來說,是寶貴的特質

 不賣慘不叫苦不解釋不搞重病消費,悄悄抗爭,慢慢退去,漸漸被遺忘,一句話也沒有,再來竟是去世,都不允許留給世界最后的姿態是掙扎,這挺酷的,也挺讓人難受的。

——有網友發微博如是說


主持人李詠, 患癌病逝
2016 云南信息報社 滇ICP備16005421號 滇公網安備 53011202000313號 本網站要求IE10及以上版本瀏覽器,推薦使用谷歌、火狐瀏覽器。手機瀏覽效果最佳。
不良信息報警 云南網監 網上維權 云南網監ICP備案
买足球哪个app好